首頁 > 新聞資訊 > 飛機知識 > 中國最“迷你”機場服務島上縣城 年吞吐量2720人次

中國最“迷你”機場服務島上縣城 年吞吐量2720人次

舊飛機網 / 2020-01-02

 195個海島組成了東北地區唯一的海島縣:遼寧省大連市長海縣。長海縣城所在的大長山島,俯瞰就像一只展翅飛在黃海北部的海鷗。海鷗頭部附近是人口最密集的縣城區,東西兩只等長的翅膀,一只“掛”著通往大陸海運航班最多的鴛鴦港,另一只“安”著中國第一家縣級機場。

 
  1988年11月,隨著長海機場通航,長海縣的島民們多了一條來往大陸的通道。
 
  根據民政局數據,除去港澳臺地區,2018年中國共有3215個縣級以上行政區劃。而據中國民用航空局統計,同年全國民用運輸(頒證)機場共有235個。算下來,差不多平均13個縣級以上行政區劃才能“享有”一個民用機場。這使得作為縣級機場的長海機場變得猶為特別。
 
  “通常一個城市才有機場。而長海機場是為‘縣’服務的。”大連國際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長海機場辦公室主任張韜表示。
為“縣”服務的“迷你機場”
 
  其他機場可能很難有這種體驗:走出航站樓,一片“呱呱嘎嘎”的叫聲從機場邊緣傳來。
 
  那是機場范圍外的一片區域,在看得見塔臺的地方,養著一小群鴨和鵝。“都是我們自己養的,偶爾改善改善伙食。”長海機場黨支部副書記魏顯仕笑說。
 
  海島上部分物資主要依靠海運從外輸入,而一旦遇上惡劣天氣,海運連續停航,“物價看著看著就漲起來了。”魏顯仕說,所以機場還在周邊搭了一個大棚,種點番薯、土豆和蔬菜。
 
  機場被村莊包圍著。通往機場的水泥路,以及附近兩條穿村而過的水泥路,分別被命名為“飛翔街”、“飛越街”和“飛達街”,一些土路上則鋪滿了漁民往返時掉落的海貝。
 
  魏顯仕和張韜描述,長海機場的形狀就像一艘航空母艦,航站樓等建筑和停機坪組成了航空母艦的“艦島”,800米長的跑道和周邊的安全帶組成了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這艘航空母艦唯一的艦載機——一架長約15米的運-12固定翼運輸機停在停機坪上,在它翼展約17米的雙翼上掛著兩個螺旋槳;機艙后部的艙門拉開,再抽****階,乘客便能拾階登上距離地面不足1米的機艙。
機場工作人員介紹,運-12飛機只能安裝17個座位,但因為沒有貨倉,后面的空間便被留出來放置行李,從長海縣飛往大連市區時定員13人,而從大連市區返回時定員11人。一名乘務員曾向當地媒體解釋過其中原因:“長海機場不儲備航油,我們每次從大連起飛時要備足往返所需的油,油帶得多了,乘客就拉得少。”
 
  夏季旅游旺季時,上午下午各有一趟航班往返于大連市區與長海縣之間;到了淡季,下午的航班則被取消。在記者采訪的四天中,只有一天有航班在長海機場起落。一位航空愛好者在9月份曾特地來體驗一把運-12飛機,當時機長告知他,因為下午只有兩名乘客預約了從長海縣飛往大連市區的航班,大連市區沒有乘客預約,飛機將空機返回,因此下午航班“很有可能會取消”。而到了中午,機場果然通知他航班取消了,原因是“飛機故障”。
 
  上述工作人員則表示,“只要能飛,一位乘客也會飛。”不過,小飛機的飛行條件更加嚴苛一點,如5級以上的大風會讓小飛機無法對準跑道,有時機場也會因為低空航道結冰而取消航班。“所有飛機的安全飛行,都有相應的氣象條件要求,風速、能見度、低空云雨……”魏顯仕說,“不論是對航空公司還是機場來說,為了追求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都想航班多飛,但必須嚴格遵守確保安全飛行的要求。”
 
  “迷你”的機場和飛機,還有低密度的班次,使得長海機場在2018年只“收獲”了2720人次的吞吐量。除去兩個12月份才新通航的機場和當年停航的機場,這一吞吐量在中國民用航空局的《2018年民航機場吞吐量排名》上位列最末,比上一名相差近1萬人次。
 
  與之相對,長海縣統計局發布的《長海縣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當年經由海上航運,共運送118.5萬人次出港、113.9萬人次進港。
 
  30年前機票價格25元
 
  魏顯仕家住在大連市區,他的家人來長海機場看望他時,孩子偷偷問:爸爸,你是不是犯了什么錯誤?
 
  魏顯仕邊說著故事邊哈哈大笑起來,他把這個小故事當作一個笑話說,在他看來,工作在這個全國唯一的海島邊境縣,讓他有種“戍邊的榮譽感”。
 
  長海機場竣工的同一年,魏顯仕來到大連市讀大學,但直到畢業進入民航業工作后,他才從一位同行的大哥口中得知長海機場的存在。“我當時覺得,一個縣居然有一個機場?真是了不起。”他已記不清大哥怎么描述機場的,唯獨記得長海縣的海水很漂亮,而當他得知要調到這個二三十年前就知道的機場工作時,“很高興,愿意來。”
 
  回憶起當年通航的情景,年逾六旬的長海縣居民老李說:“那時可高興了,是長海縣開天辟地的大事啊。”
 
  就住在機場腳下的楊家村村民劉雄(化名)記得,最早的那幾年,機場附近還有武警守衛,不準閑人靠近。那時村民們就站在離機場不遠的一棵大樹底下,圍觀飛機起落,哪怕只是停在那兒,也能吸引大批人。“以前光見過天上有小黑點飛過,第一次見到真實的飛機,甭管大飛機小飛機,都稀罕得很。”劉雄說。
 
  直到現在,長海機場仿佛成了長海縣的一個小小的“旅游景點”。魏顯仕說,很多島民都會帶第一次上島的親戚朋友到機場外面來參觀。
 
  1990年,長海機場通航兩年之后,老李成為了長海縣商務局下屬的飲食服務公司總經理。那時飲食服務公司和長海機場合作頗多,經過申請,長海機場的小飛機分批帶著飲食服務公司的員工,繞著大長山島飛了一圈。
 
  “我沒有去。”老李搖著頭說。那時他已經有過幾次乘機公干的經歷,飛機著實快捷方便得很,從長海縣到大連市區只需半個小時左右。而早年海上航運遠不像現在這么密集,一天就一兩班,時間也要一個半小時以上,再加上從港口到大連市區還要坐兩個多小時的大巴車,一趟下來得花四個小時時間。
 
  盡管當時25元的機票價格相對于老李七八百的薪資來說不算一筆太大的負擔,但在公干之外,老李自己去大連市區時仍會選擇“三四塊”的輪渡加上“塊兒八毛”的大巴。
 
  即使是住在機場附近的楊家村村民,也很少選擇近在眼前的飛機作為出行方式,哪怕就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島上的路況而言,這意味著還要多出一個小時左右時間,坐公交從島東到港口所在的島西。那時從外地來到長海縣的海產養殖工人,工資也能達到四五百元,但相比起來,他們更愿意花費自己的時間。
 
  “不過年輕人的觀念可能不一樣了。”老李說。
 
  一名80后的村民說自己去年到大連市區游玩時,就坐了一次飛機,“上下晃得像坐過山車一樣。”一位孩子正在上高三的出租車師傅,也預約過一次4人飛行計劃,但后來航班被取消了。對于在機場工作的一名90后姑娘來說,乘坐飛機出島再去其他地方旅游,已經成為一個常規選項。
 
  張韜介紹,目前機票定價320元,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折扣。而那些乘坐過飛機的島民和游客告訴記者,他們所支付的票價在100元到200元不等。
 
  “更側重社會效益”
 
  1996年6月21日的一次航班飛行事故,長海機場停航近12年,直至2008年2月2日銀灰色的運-12飛機再次從長海機場騰空,標志著長海機場的復航。
 
  與此同時,海上航運的班次也在逐漸增多,到現在,每天則有十幾班航船往返于長海縣鴛鴦港與直線距離15公里的皮口港。航運的時間也縮短到快船30分鐘、慢船50分鐘,在皮口港再搭乘被稱為“返程車”的私家車,約摸一個小時后,便能到達大連市區。整趟行程下來,費用在110元左右。
 
  不過,皮口港水較淺,受潮汐影響,落潮時大型船只無法進港,有的日子剛過了中午便沒有航班了,有時海上風大,整天的航班也有可能全部取消。
 
  因而對于一些趕時間或者需要在下午出行的乘客來說,在氣象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長海機場的小飛機給了他們選擇的空間。
 
  復航的長海機場由長海縣托管給了大連國際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運營,魏顯仕表示,目前長海機場“更側重社會效益”。張韜印象最深的一批旅客,是一個來長海縣給中小學教師培訓的志愿團隊。在閑聊中得知他們身份時,張韜覺得,“我們給長海縣和外界架起了一座橋梁。”
 
  還有一回,一名腰椎受傷的病人無法承受航運的顛簸,需要坐飛機前往大連市區治療。機組將最后一排的兩個座位盡可能地放平,讓擔架抬到艙門口的病人能夠以較為舒適的姿勢度過旅程。有時一些需要緊急轉診的病人,正好碰上有合適時間的航班,便會直接搭乘飛機前往大連市區。乘客都就位后,長海機場還會向大連機場及空管部門申請提前起飛。
 
  病情發作不可能總是碰上有航班的時候,多數情況下,長海機場則是作為交通運輸部北海救助飛行隊長海基地,迎接來自大連的救援直升機轉運病人。
 
  12月28日15點左右,長海機場接到求助電話,一名食物中毒患者需要轉診到大連市區的醫院進行治療,交通運輸部北海救助飛行隊將派遣救援直升機前往長海機場緊急馳援。
 
  準備工作隨即啟動——塔臺就緒,氣象員實時觀測氣象數據,驅鳥車從停機坪附近開往跑道,用各種猛禽的鳴叫聲清空跑道區域。不久,縣醫院的救護車將病人送達,安檢人員用手持安檢設備對病人和救護車進行安檢后,一行人在機場內等待救援直升機的到來。
 
  15點40分,救援直升機降落長海機場,5分鐘后,搭上病人的救援直升機起飛離開長海機場,完成任務的驅鳥車帶著鳥鳴從跑道返回。
 
  張韜介紹,在此之前,長海機場今年已經累計保障北海救助飛行隊轉運危重病人8次。
 
  長海縣共有18個海島有人居住。魏顯仕介紹,除了長海機場以外,長海縣還有13個直升機起降點,用以緊急救援有需要的島民。不過,這些直升機起降點不像長海機場有人長期值守,“起降條件如何只能靠飛行員的判斷。”
 
  早在2009年,當地媒體便報道了長海機場的擴建計劃,擬將800米的跑道擴建至1800米,以滿足更大型飛機的起落要求;并計劃開發長山列島島嶼空中穿梭航線,實現“島島通飛機”。十年過去,這些尚未真正落實的計劃,讓長海機場又保持了十年的特色。
 
  但是這些特色也不可避免地在逐漸消失。張韜透露,基于安檢系統的要求,長海機場的這趟航線未來將采用印刷的登機牌和行程單,曾經每一張都是獨一無二的手寫登機牌和行程單,或將成為歷史的紀念品。
     (本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熱門文章
排列5预测专家最准确 25选7开奖结果号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很牛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快乐赛车盛源 天津快乐十分合买 极速赛车app p62历史开奖号码黑龙江省 琼崖海南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四川麻将算账步骤方法 新11选5 加奖 大乐今天透开奖号码查询 中华欢乐彩票下载 北京赛车pk10规律 斗棋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天津麻将天胡多少翻 甘肃新11选5前三直开奖推荐